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地微凉:手艺的漂泊

回不去了,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单士兵,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,江苏淮安人,做过高中语文教师,后供职于南京、长沙、重庆等地媒体。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,保留版权,转载请告知。 电子邮箱:mysoldier@vip.sohu.net QQ:89627547(工作事宜,闲聊莫加)

网易考拉推荐

人应该以什么理由来写作  

2009-11-07 23:28:2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 这是一个表达工具丰富多样的年代,这是一个表达空间平台无限广阔的年代。面对这种全民写作的现状,我常会思考,人到底以什么理由来写作呢?

  六年级女生写出长篇婚恋大剧的新闻,同样带给我这样的思索。11月6日《钱江晚报》称,一名叫杨玲玲的六年级女生,竟然写出七万字的长篇婚恋剧本,里面那些凄美沧桑的文字,连她的父亲都感叹说“不像我孩子写的,而像历经磨难的成年人写的”。

  一些天才写手的横空出世,经常是基于背后的强力推手。就像当初的美少女作家蒋方舟,7岁开始写作,八岁开专栏,九岁即出书。然而,许多年以后,这位天才作家却遭遇高考作文难下笔的尴尬,进而被指摘这种天才是来自于其母代笔。我注意到,这位六年级女生写出长篇婚恋大剧,文字很干净,意象也很丰富,加上对婚恋题材介入的勇气,这一切,自然容易令人怀疑她是否有能力进行这样的创作。

  不过,我觉得,再去过多考究这位六年级女生是否具备写出这样剧本的能力,实在是无聊且无益的事。更何况,这世界是有写作天才的,写作本身也包含着无限的可能性。我更愿意关注的是,这名六年级女生,为何要去进行这样一场注定轰动的文学写作。

  写作很多时候当然是一个人的事。但是,人到底以什么理由来写作,则应该被视为一个社会文化问题。无疑,随着杨玲玲写作事件浮出水面的,就是所谓的“家道中落小女生坎坷人生路”,其父公司亏损,背着一身债务;其母患上重病,她如何为母亲组织捐款。如此突变的童年,让小女孩早熟和敏感,于是,写出了那些婚恋小说剧本。现在,这样的新闻叙事绝对比她的作品本身更有吸引力。

  我绝对无意于否定这位小女孩写作本身的纯洁性,我也很希望她通过写作能使自己的心灵快慰起来,甚至也愿意她的作品具备特定的文化价值,带来巨大的市场价值,来改变她与家庭的命运。但是,必须承认,即便现在这一场写作能够给她带来现实回报,恐怕也不会基于作品本身,而在于“六年级女生写婚恋大剧”这则轰动新闻的附带效应。于是,这样的写作事件,是否具备充足的文化理性,自然就成为一种疑问。

  “童心是最美的吗?”,这是作家史铁生在《写作的事》一书中的章节。他这样写道,“假如人不至于长大,童心就是最美的一直是最美的。可惜人终归要长大,从原始的淳朴走来必途经各类文明,仅具童心的稚拙就觉不够。”这个意思其实很清楚了,童心注定是要面对社会各种文化的熏染,有时可能只会变成狡狯功利的工具。如何让童心转变为一种成熟的公民智慧,其实又是整个社会要做的事。这其实就决定着,像杨玲玲这样少年写作的理由,应该是完善其作为公民的自由精神与独立人格。

  文化是社会公共运转的一根最深的轴,这意味着文化从业者不应该把自己放在一个“孤岛”上。11月7日还读到文化评论人王小渔的一篇题为《公民韩寒和“小偷”郭敬明》的文章,其中有这样论述,“韩寒是一只生猛的草泥马,与其他草泥马一起维护个人的权利;郭敬明则是酱油男,除了个人的利益,事不关己、高高挂起。”他还强调,草泥马和酱油男是代表两种“高下立判”的写作价值观,如果我们拒绝承认这种“贵贱之分”,只能说明我们也成了酱油男。

  我觉得,这其实也就是在强调,真正的写作者,应该有一个以践行公共责任为理念的写作理由。一个写作者,如果能通过自己的文字,让国民加深对现实社会理解的深度与范围,培育出更多充满理性与智慧的公民,那才是真正值得骄傲的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20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