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地微凉:手艺的漂泊

回不去了,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单士兵,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,江苏淮安人,做过高中语文教师,后供职于南京、长沙、重庆等地媒体。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,保留版权,转载请告知。 电子邮箱:mysoldier@vip.sohu.net QQ:89627547(工作事宜,闲聊莫加)

网易考拉推荐

当农民工身陷艾滋病毒的泥潭  

2009-11-01 20:52:0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经历过一段漫长的迁徙,在内心,我越来越把更多的地方都当成了故乡。有许多发生于他乡的悲情,都能轻易唤起我对“故乡沦陷”的忧心。

现在湖北崇阳县的艾滋病感染情境,就带给我一种“直把崇阳作故乡”的沉痛。截至今年9月底,湖北崇阳共发现73名艾滋病感染者,其中72人是农民,59人是外出打工期间感染。崇阳的艾滋病患者基本上都是农民,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在外打工时经性途径感染。这种情境,让我觉得,这是很多人故乡都可能发生的事。

毕竟,在中国这片土地上,有着数以亿计离开故乡的农民工群体。谁又能说清楚,在异乡的夜晚,在那些灯光昏暗的发廊里,到底还有多少艾滋病毒与跨进门槛的农民工发生过亲密接触呢?

农民工那种“孤岛”生存状态,是不难想象的。在异乡逼仄的空间里,年轻年壮的他们一边忍受着精神文化的空白,一边分泌着荷尔蒙。事实上,这些年有关农民工找小姐、性骚扰、性犯罪的报道,一直层出不穷。这些在异乡如同“联系松散的土豆”,很多时候根本无力去抵御那些所谓的沦陷与堕落。更何况,在权力与资本的联手挟裹下,有太多农民工不得不成为娱乐消遣的对象。比如,那些被迫卖淫或吸毒感染艾滋病毒的悲剧,曾一次次濡湿公众的心灵。

农民工身陷艾滋病毒的泥潭,其实就是这个群体生存状态恶化的一种表征。值得注意的是,一些农民工感染艾滋病毒后,不仅仅在异乡的打工人群内部传染,还把疫情带回故乡。这让我想起了孙立平教授曾经分析过的那种“穷人祸害穷人”的底层沦陷过程——社会堕落的时候,穷人也会随之而发生堕落,而他们堕落的过程甚至超过了整个社会的堕落。因为穷人手里没有资源去抵御这个堕落的过程,他们的命运往往就如同被洪裹挟的稻草,随波逐流。

“弱者愤怒,抽刀向更弱者,”鲁迅曾这样说。在今天,没有必要再以过多的道德眼光去打量这种“穷人祸害穷人”现象。在权利、公平与正义面前,道德有时的确太过虚无了。不要忘记,有太多的道德缺陷,也都是深值于制度不公的土壤中。这里我无意于再去过多重复那些对农民工产生剥夺的制度性歧视,只想简述一下感染艾滋病毒的农民工将面临着怎样的救济困境。这个群体受囿于脆弱的经济基础,又处于农村很不完善的体系,在感染艾滋病毒后,显然无法阻挡悲情与苦涩的放大,甚至导致整个家庭陷于绝境。一些农民工在感染艾滋病毒后,采取报复性传染的方式,使疫情蔓延,也给社会带来重大的负面危害。

社会是分层的,也是多元的。越是在这样的社会结构下,我们越要明白,没有人应该生活在“孤岛”上。对于社会底层来说,如果失去向上流动的机会,只能处于某种沦陷状态,最终也只会导致整体社会框架的垮塌。从这个意义看,农民工群体遭遇艾滋病毒的威胁,其实也就是整个社会肌体正在经历着某种腐蚀的一种隐喻。它的最大噩梦就在于,到最后谁都可能成为这种病毒的受害者。

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故乡。我想,谁也不希望自己的故乡沦陷。要想不出现更多的故乡沦陷,要想不让更多的底层群体处于艰涩的生存状态,首先就要求我们每个人能把别人的故乡当作自的故乡,把别人的兄弟姐妹当作自己的兄弟姐妹。一个成熟的公民社会,谁都不会对别人处于恶性命运倾轧之上的生存无动于衷,而应该从别人的命运无常中感到自己的尊严丧失,从别人的希望渺茫中感受到自己窒息沦陷。

那么,现在面对农民工身陷艾滋病毒的泥潭,不论是公民理性还是公共管理,也都不应再安之若素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17)| 评论(2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